那一顿饭是我长这么大吃得最郁闷的一顿

有时候,躺在阿龙身边,我噙着泪想,婚姻走到这一步,珠海私人侦探我还能改变什么呢?他一点没变,或者说他变得我都不认识了,而我变得自己也不认识了。在朋友建议下,有一年春节,我带孩子去了成都,来机场接我们的是一位女司机,她也是一副好口才,说阿龙接待外宾没时间,她带着我们在酒店开了房,便一直陪我们闲聊。直到晚上,在酒店才见到阿龙,欢迎的场面挺盛大,

阿龙被一帮人吹捧着、恭维着,女儿根本不认识谁是爸爸,只要有男的让她叫爸爸,她都叫,那甜甜的声音,真美!席间,他频频感谢女司机,还说第二天让她带我们好好转一天,那一顿饭,是我长这么大,吃得最无聊、最郁闷的一顿,觥筹交错,乌烟瘴气,没有人在意我和女儿,阿龙甚至喝得酩酊大醉。那一晚,阿龙躺在我身边,鼾声如雷,我欲哭无泪,孩子听着爸爸的呼噜声,自个儿躲在卫生间去了。

第二天,女司机早早过来,看在女儿兴致很高的份儿上,我同意让她带我们游玩,成都比我预想的好很多,都江堰、青城山很是壮观,杜甫草堂、武侯祠让人肃然起敬,就连护城河那弯弯曲曲的护栏,都充满友好。我决定离开成都,自己买了火车票,我根本都没给阿龙讲,就回家了!离开成都,我的心空了,整个人恍恍惚惚,我百思不得其解,这几年的青春就这么消耗啦?他一个电话打过来,劈头盖脸训了我一通,我流着泪,暗暗发笑。

再后来,他被提名为总公司副总人选,总公司位于北京,我为他的步步高升感到由衷的欣慰,更为自己守活寡的生活扼腕叹息。一年一年,看着都懒得打理的钱,我养成了挥金如土的习惯,出入高档会所,一身名牌服饰,车从十几万的,换到了近百万的,我用挥霍填满自己的空虚,我用挥霍惩罚阿龙的无情,当然,仅此而已,我不会退到底线以外。

到北京上任前,他回来了,住了历史性最长一次,差不多一个月,孩子都上高中了,对父亲根本没印象,无论阿龙如何讨好她,她都不肯露出一点笑容,我便说她,她辩解道:“这个男人,除了给了我一个姓,还给了我什么?老公手上的戒指,不是我们结婚时的那个,我便问他,他说工地上弄丢了,就买了个新的。为了表示这就是一般戒指,他摘下来,递给我。我仔仔细细辨认,戒指上印有一个“ML”的字样,

如果我没记错,这就是女司机名字的缩写,我什么也没说,把戒指还给他。那一刻,我知道,我们的婚姻,真的走到了尽头。无论我保持了多次深刻的情感,无论我恪守了多么宝贵的贞洁,婚姻,并不以女人的付出得以延续了。这钟有名无实的婚姻,我一刻也不远熬下去!然而他刚刚提拔为高层,不可能马上提出离婚,孩子又处于高中紧张阶段,为完全计,我要呀再坚持坚持,等孩子顺利上了大学,我的人生,我的婚姻,我的情感,他的钱,都该有一次总结性的了断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