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私家侦探温柔的把双唇贴在我的脸颊上

我与雪子邂逅相遇在浅草街心的一家名为若木的图书馆。若木图书馆的建筑风格与罗马古城的颇为相似,故取了ROME的音译若木。对于名字由来的记忆,珠海私家侦探我也只能是零星拾取,因为那是湮没在红尘记忆里的一段不堪回首的片段,是经年前不可捕捉的徒劳幻影。

浅草是以东京浅草寺为中心的繁华街衢。曾一度以吉原妓。院为背景,被人们称之为欢乐之地。一些不堪重负的青年人,在这里寻找刺激,忘记痛苦。整日耽迷于淫。乱的虚妄里。以花街柳巷而知名的浅草街区的中央,孑然耸立着一座格调雅致,弧度优美的拱形建筑物——若木图书馆。但这座古韵袅袅,艺术气息浓郁的图书馆,并没有给浅草这座被俗世风尘所浸染的浮华巷陌平添一丝神圣肃穆的色彩,若非要说益处,只不过是徒增了几分异国情调罢了。

在残留的记忆里,依稀记得那是晚秋时节的一个清晨,低垂的铅云彷若天衣无缝般地笼罩着城市的一角天空。仰望苍穹,天空灰色的倒影便不假思索的映入眼帘,将素日里隐匿在眼眸深处的忧郁衬托的几近悲凉。刹那间,一颗雨滴从眼角悄然滑落,打湿了心扉里的安然与无恙,纷至沓来的一缕缕寒凉也一股脑的从指间流进心房。萦绕在耳畔的是簌簌飘落的樱花花瓣的低吟浅唱。诚然,倾国倾城的容颜也终会有花容消逝,无奈老去的一天,绰约婵娟的景致也会有黯然失色,颓败凋零的一日。终究你我都摆脱不了轮回的宿命,逃脱不了岁月的荣枯。

连日以来,细雨霏霏,云卷云舒,变幻无常。阴冷的秋雨,将大地涂抹的一片阴郁。就在这样的情境下,我与雪子循着命运的轨迹,在若木图书馆不期而遇。抑或由于天气阴冷的缘故,偌大的图书馆里,前来阅读的人寥寥可数。空气里弥留下来的一星半点的油墨的芬芳,单薄的温煦着周遭的景物。彼时,我正在琳琅满目的散发着袅袅檀香的木质书架上寻找一本由夏目漱石先生所著的《虞美人草》文集,我缘着书架的标签从头至尾一一搜寻,当徒步至书架至正中央时,眼睛倏然一亮《虞美人草》鲜艳的封面射进我的眼帘,我刚准备用左手拿起时,雪子居然也用她白皙的右手同时持起。随之,我转过脸,准备轻轻启齿的时候,突然看到一双美丽动人的眸子,正定定的注视着我,从她的眼眸里我仿佛看到,一泓清泉在静静地流淌。就在此刻,我似乎体味到了刹那即时永恒的感觉。

渐渐地,她光亮洁净的脸颊上浮起了一抹抹绯红的霞彩,连同雪白的玉肌肤上,也宛若白云错上了浅红。两道清秀的双眉,依依冉冉,低垂在洁白的额头下。纤巧而微抿的双唇,如同美丽的光环,细润柔滑,熠熠生辉。就连沉默时仿佛也依然在翕动。雪子似乎生出了几分羞涩之感,缩了缩肩膀,把面颊也沉沉的耷拉下去,想要掩藏什么似的。

时光一如既往的在静谧安然的雨雾中流逝着。也许是因为感觉彼此十分契合的缘故,故在离别时不谋而合地留下了各自的通讯号码。未尝有过任何避讳与顾忌。

第二次与雪子会面,是我邀约她去香山看枫叶。虽然我与雪子只是数月未见,短暂分别,但在我内心深处却倍感彷徨,感觉似乎相隔了半个世纪的光阴。思念的情素如一江春水,夜以继日的川流不息。

已是暮秋时节,漫山遍野的枫叶红的像火焰一般,燃烧着一生中最炽烈的激情。太阳光已透出秋日的气息,温暖的抚慰着寂静的枫树林。我们在岑寂的枫林中缓慢的行走着,斑驳褪色的石板小径上,散落着几片已经枯萎泛黄的枫叶,雪子用脚轻踏下去,发出了清脆的声响,我时而抬头仰望枫叶间露出的一角天空,时而将目光移到雪子身上,树梢间倾斜下来的秋日余晖在她肩膀上恰如一串串音符,若隐若现的跳动着,发出明亮变幻的光芒。

在她云髻的下端佩戴着一个蝴蝶形状的红色发卡,发卡的侧面则是一双轮廓精致玲珑的小耳朵。

薄暮时分,一片片火红的枫叶婆娑在氤氲袅袅的烟霭中。暮风裁剪出的霞彩,映照在幢幢的景致上,辉映在她素雅的和服上,仿佛连漆黑的眸子里也都反射出明亮的光彩,于是我幻化成一道光影,缘着色彩的足迹,诗化光阴里沉淀下来的浅浅哀伤。雪子放慢步履,驻足在一棵枫树前,我也停下脚步。她把双手搭在我的肩膀上,一双又黑又大的眼睛一动不动地注视着我,浓密的睫毛半开半闭,在轻轻眨动时一股清风徐来的凉爽,款扣着我的心扉。随后,她踮起脚尖,温柔的把双唇贴在我的脸颊上,一瞬间,一种不曾触摸过的暖流淌进我的心房,我屏住呼吸,倾听心跳的声音。

少顷,雪子温声细语的朝我说:“希望你能记住我,记住我在你身边这样待过。

我答道:“永远,永远铭记。”

一粒粒金黄色的尘埃,闪铄着梦幻般的光影在我和雪子的身旁翩跹起舞……

夜幕降临,浅草街巷那端已是星光点点,灯火迟迟。我与雪子就近在山脚下的一家屋檐低矮的旅店落踏。夜色阑珊时,月华如练,一缕缕月芒透过窗棂,照射在雪子淡雅的和服上,微弱的光亮,似乎可以掸去心灵上落满的尘埃,澄澈似水流年里最美的遇见。整个夜里,我与雪子紧紧相拥躺在床榻上。贴着雪子温热的身体,我感到莫可名状的惬意与快活。

晦朔时分,寒星点点,天空已呈现出一派薄明的光景,我小心翼翼的轻挪开雪子的身体,径自倚窗遥望远山一带的烟岚雾霭,如梦幻一般,忽明忽暗。我侧耳倾听着拂晓与银河的话别。随即,抬头仰望星空,一缕缕灿然的光芒映入我的眼帘,珠海私家侦探我将身心全部沐浴在云兴霞蔚的晨曦里,那些影影绰绰的景物也变得清晰起来。顷刻间,斑斓璨然的晨晖仿佛流光一般,倾斜下来,而我仿佛置身于地角天涯的一隅,静观光阴的流逝,瞬间一颗热泪涌出眼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