珠海私家侦探我和他分手了为啥还找我

珠海私家侦探 已经分手的男人为什么还要来找我。无熊掌,鱼也可;无鱼,虾也可;连虾都没了—那青菜豆腐也行。这是很多男人的恋爱观。她说:“我们不是在恋爱,也不是在没有恋爱。”我说:“我听不懂……”他们交往之初,男方父母就反对。他呢,开始态度很坚决,后来不太坚决了。我说:“我还是听不懂。”

她有点小小的着急了:“就是,他以前一直说要坚持,现在不说了。”我说:“不说坚持,那就等于是放弃?”她停了很久:“……不算吧。”—不是获得就是失去,不是恋爱就是普通人,不是坚持就是放弃,难道世上还有第三条道路?“那你们现在是什么关系呢?”更长的沉默:“……不知道。”

单刀直入也可以很温柔:“我猜,你们已经说过分手了。”“嗯。”“应该是你说的。其实你不是真想分手,你只是想借此让他挽回。这不是你第一次说,但是这一次,他借坡下驴,顺势同意了。”

我是否太冷酷?我听见她长长地舒出一口气:“我的朋友也都说我们已经分手了。可是……他还是对我很好。”

“怎么个好法?”

“就是,我不理他的时候,他还是会找我。这几天变天,他就给我发短消息叫我加衣服。如果我们已经分手,他为什么还要这么关心我?”

“发个短消息就叫关心?联通、移动逢年过节就给全国用户发短消息拜年,难道我能认为全国用户都在和这两家公司谈恋爱?”

不必问已经分手的男人为什么还要来找你。

无熊掌,鱼也可;无鱼,虾也可;连虾都没了—那青菜豆腐也行。这是很多男人的恋爱观。

既然仙女新欢还不曾手撑降落伞,亭亭地落在他面前,闲着也是闲着,不妨继续与糟糠旧爱调个情,废个话,甚至还能间或在一起。

前女友是一种很实惠的存在:已经很熟了,不用再耗费时间沟通;都说过分手了,也不担心要负责的事—普通朋友,有什么可负责的;尤其是前女友还心存幻想,难免会更好好地表现,曲意承欢,甚至可以比恋爱时还更加过足大爷瘾。

前女友,就是传说中的备胎:招之即来,来之能战,挥之即去。

要想摆脱这种位置,首先得面对现实:你,已经失去他了。“不是在恋爱,也不是没有恋爱”,这种状态就相当于:不是及格,也不是不及格;或者,不是活着,也不是死了—真实世界里,从来没有这种事,后者有时候在玄幻小说或者盗墓小说里会出现。

 多么困难,多么不甘愿,都得接受现实。别说“狠不下心”,女人不对自己狠心,男人迟早对你狠心;别说“做不到”,世上没有做不到的事。

《儒林外史》里一个很残忍的故事:一个读书读傻了的老儒叫王玉辉,女婿病故之后,女儿誓要殉夫。公婆惊得泪如雨下,娘家妈痛哭流涕,王老秀才却说:“我儿,你既如此,这是青史上留名的事,我难道会阻拦你?你就这样做罢。”

就这样,女儿八天八夜未饮食,活活饿死,母亲哭得死去活来。王老秀才却仰天大笑:“死得好!死得好!”大笑着,走出房门去了。

替女儿请过烈妇旌后,王老秀才出门去,见船上一个少年穿白的妇人(白是孝服,这个少妇在为丈夫或者父母穿孝),他又想起女儿,心里哽咽,那热泪直滚出来。

他的眼泪是假的吗?当然不是。但,能因为这哽咽,否认掉他的残忍吗?封建礼教杀人不见血,他是替礼教拿刀的人。

就好像你的前男友,他的关心也许是真的。但他确实已经离开你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