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都会增添一笔炫烂初恋的难解难分

 渡口相遇,徒步走过初识,谈笑三千,往来如画,每次约见,都会增添一笔炫烂,初恋的难解难分,灿烂的笑颜,随时挂在上扬的嘴边。珠海私家侦探树荫下笑靥如花,芳草上席坐望天涯,憧憬未来,美丽如此童话,海边嬉戏逐话,木桥上脚步踢踏,你小孩子天真的对答,多么和谐,无法用言语回答,礁岩旁嬉戏逐打,多么美丽,温暖的诗画,时间的风沙,湮灭了那诗般的童话,温暖的阳光下,对视着跳动的倩影,慢慢变大,脚步依旧如歌般,节奏踢踏。蓝天下,行人如潮,高空飞舞的风筝,动作多么炫丽,双手牵动,依旧迎风飞舞。

有一天时间无情的剪断了引线,可厌的清风拍打着那份无助,带着那不舍的双眸,不得不向那遥远的天边遥曳。

席坐芳草,呼吸着那份青松吐息的清欣虽舒适浪漫,奈何,秋意无情,四季交替,芳草亦只能委屈的凋零慢慢褪去那浪漫希望的绿,直到毫无生机的灰,期待交替的明年,等待那一抹绿的希望,希望还会有那用欣赏的眼光,浪漫的情调席坐在它背上的人。

天空如此蔚蓝,不时有调皮的白云,成双成对轻游而过,好似向眼下所有的人诉说着它们的幸福,翱翔的鸟儿清脆鸣唱,也宣告着它幸福的誓言。

离别的繁华车站,穿梭在往来的人群中间,期盼那张被岁月敲打,被往事,过客伤害的坚强起来的脸,奢望的期待,路过匆忙的人,也许结束是为了下次相见的希望。手牵着手目送过夕阳、顶过风雨,笑对过童话,演艺着无人能诉说的诗篇,足迹难寻,哭过笑过,亦有无助的悲伤过,彩虹虽美,雨后才如艳。

累了就停下来默默的休息,也许勇气还会生起。雨季虽潮湿,让人无法自拔,无法接受潮湿的拍打,可雨后也许彩虹高挂。错误的拉着你的手,走进泥拧,让泥土粘满你的鞋裤,若有下次,背你走过人生的尽头路。站在高山上携手望过无际的海洋,如画美眷,隨风飘淡,虚幻的完美,如若梦幻,导演了一部结局凄美的童话。

如若随风,那经年后初识相见。如若逐尘,那彼岸花边续缘。如今生无缘再见,那么等浸受水火千年,带着完美记忆,轮回寻你又何碍。冰峰飘雪忆流年,为你停絮三千又何难。